新闻资讯News consulting
首页  -> 新闻资讯 ->援非针灸人的中医梦与中国梦

援非针灸人的中医梦与中国梦

来源:阿是文化 点击:441次 时间:2018-09-18

一根银针,至轻至微,却承载着医德的厚重,凝聚了一位援外针灸人的中医梦、中国梦。这位援外针灸人,就是湖北省武汉市第一医院的邹燃。作为中国第11批援莱索托医疗队队长,邹燃2016年10月阔别年迈的父母、年幼的孩子以及同样是医务人员的妻子,带领8名医疗队队友踏上了心怀大爱的援莱之路。


“东方魔术师的神针”


  莱索托属大陆性亚热带气候,冬季极其湿冷且昼夜温差大,很多偏远山区的居民缺乏必要的御寒衣物和燃料,加之山路崎岖、生活不便,这样寒冷艰苦的条件,使得许多中老年人甚至少年儿童都被肩周炎、腰颈椎病等慢性病所困扰,还有一些中风后遗症的病人也缺乏特效的药物治疗。而中医针灸、推拿、拔罐等手段对治疗这些疾病却有奇效,因此,在莱索托甚至整个非洲,中医疗法都备受推崇。在援非的一年里,邹燃个人提供的门诊服务就有4000多人次,每个月要用近万根银针来辅助治疗。他的银针被称为“东方神针”,他自己也被当地的病友们唤为“东方魔术师”。


10岁的艾莫原来是一个非常活泼爱笑的男孩,两年前的一场“怪病”让他再也笑不出来了。艾莫找到邹燃时,含着泪紧紧抱住了他,嘴里咕哝着当地的祖鲁语,一只手不停地在自己的脸上比画按压。虽然听不懂艾莫在说什么,可邹燃发现艾莫的面部表情非常怪异,他的左眼变小几乎不能闭合,左侧面部肌肉瘫痪,口角严重歪斜,不能鼓腮。他认为艾莫得了小儿面瘫,需要立即用针灸治疗。


  经过几周的治疗,奇迹出现了:艾莫的左眼渐渐地能闭合起来,歪斜的口角也恢复正常,艾莫终于又可以开怀大笑了。激动万分的艾莫告诉医疗队的翻译,这一年多来,他十分自卑,学校的小伙伴们都嘲笑他是个怪人。妈妈带他在南部城市看遍了所有医院都没有看好这病,当地医生建议他求助中国医生,于是艾莫和妈妈就从120公里外的高山上赶到了中国医生最多的莫特邦医院,找到了邹燃。果然,中国的“神针”助他重拾自信。


  邹燃来到莫特邦医院不到半年时间,他所在的康复科便刮起了一股火热的“针灸风”,慕名求医者日益增多,他每天要接诊的患者多的时候达到60余人。可是由于医院的医疗条件十分有限,整个康复科也就2张床,患者们便自带小板凳,有序地排成一条长龙,等待就医。邹燃见此深受感动,他说:“有的患者腰都疼得直不起来了,仍然耐心坐在小板凳上有序地等候。轮到他们就诊时,他们还会向我微笑问好。虽然这里经济落后,气候寒冷,但是这里的患者是有温度的。”


  这些患者有的来自市内,有的来自首都马塞卢;有的来自偏远高山地区,也有跨国求医的同行。莉亚就是其中一位,她是刚果共和国的一位妇产科医生,邹燃的“铁杆粉丝”,几个月前突发严重的退行性骨关节病,整个脚疼得动弹不得,在刚果的几家医院治疗1个月后病情无好转。莉亚的同事在中国留过学,对中医有所了解,建议她尝试中医治疗。于是几经辗转,莉亚联系到莫特邦医院并找到邹燃。起初,她还对邹燃和中医针灸不信任,眼神里充满了质疑和恐惧,当看到一根细针刺进皮肤,更是想放弃治疗。邹燃见此,亲自当“人肉模特”,自己给自己扎针来消除她的质疑和恐惧。莉亚半信半疑地接受了针灸疗法,没想到几针过后,症状明显减轻,腿脚可以慢慢活动了。她深感中国针灸的神奇和精妙,提出要向邹燃拜师学艺。邹燃看到国外医生对中医针灸如此感兴趣很是开心,便开始教她一些针灸理论及实践操作,他们建立了一段深厚的跨国友谊。


两次遭劫 仍坚持山区义诊


  莱索托医疗卫生资源严重分布不均,没有覆盖到偏远山区。由于交通不便,山民们看病出行常常要靠步行或骑马数小时,于是医疗队常常去义诊。


  在援莱索托的一年里,邹燃两次在义诊返途中遭遇被铁锤和枪支顶住脑袋的恐怖劫持。据他回忆,有一次在义诊结束后经过一座窄桥时,突然被一辆车强行超车并逼停,车上下来3名劫匪,其中两人持枪一人手拿铁锤顶住他们的脑袋,连车带人开到一个偏僻处。幸好当医生练出了冷静,他们以不要有人身伤害的原则跟劫匪对话,劫匪将手机、平板电脑、现金等财物洗劫一空后,将他们丢弃。


  生命威胁前,邹燃和同组医疗队员丝毫不退却,在大使馆经商处和莱国卫生部、军警处还有当地华人华侨的大力支持和联合保护下,他多次率领队友们远赴高原和贫困山区开展义诊和巡回医疗。邹燃说,那里的村民靠最原始的“刀耕火种”维持生活,因为没有电,许多医疗设备派不上用场,反而是中医更有用处。一年来,邹然拿着自己的银针走进部落,带队深入偏远山区义诊14次、3000多人次,竭尽所能救助每一位病人。他深信,医道无界,大爱无疆,即使遭劫持,仍无怨无悔。


“照亮莱索托的角角落落”


  医疗队还带去了最前沿的专业知识,对当地医务工作者进行技术讲解及培训。虽然每次只有短短一周,但每到一处都引起巨大反响。常常有病人说:“你们什么时候再来啊?真希望每个地区都有中国医疗队。”每当此时,医疗队员们都会非常感动。特别是穿着印有五星红旗的白大褂时,那种使命感和自豪感更是难以言喻。当地一名酋长曾说:“你们就是发光体,照亮了莱索托的角角落落。”


  邹燃的闲暇时间除了出去义诊,还为当地大使馆和经商处的大臣们定期体检。回国前医治的最后一位患者为莱索托副首相。这位副首相处于中风恢复期,右侧肢体无力,行走活动不利,同时伴有肩手综合征。邹燃以针刺为主,辅以中医推拿做了一次治疗,让副首相的疼痛缓解,右手抬举受限明显好转。回国前,又连续治疗了3次,副首相对邹燃的医术赞不绝口,希望他能再待久一点,将中医针灸技术推及整个莱索托。


2017年10月13日,中国驻莱索托使馆举办招待会,迎送新老援莱医疗队。邹燃带领的第11批医疗队在一年中开展手术800多台,门诊接诊病人近15000人次,到偏远山区开展巡回义诊14次,圆满完成了援外任务。邹燃说,凡是去过非洲的人,都有一种非洲情怀,都忍不住想念,禁不住想再次回到这片热土。没有种族的区分,只有病人生死一线,大家穿越半个地球,义无反顾地冲进最危险的地区,只为拯救非洲人民的生命。


  回首援莱的经历,邹燃说,是援,也是缘。这其中有辛酸、有泪水、有喜悦,但更多的是收获。祖国的中医针灸技术能在莱索托得到推广,是他觉得在援非工作中最有意义的事情,因为这是在为中医梦、中国梦尽自己的绵薄之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