针灸学院Institute of acupuncture
首页  -> 针灸学院 ->针灸学的一篇重要文献——标幽赋

针灸学的一篇重要文献——标幽赋

来源:中国针灸学会 点击:372次 时间:2018-09-19

本赋首载于金元•窦汉卿著的《针经指南》。自后《针灸大全》、《普济方》、《杨敬斋针灸全书》、《针灸聚英》、《针灸大成》、《针方六集》等均转载此赋。它是针灸歌赋中的名篇。标幽,是把幽微、深奥的针灸原理标而明之的意思。赋文首谈经络、递次为候气、论针、取穴、标本论治、特定穴位、子午流注、补泻、治疗、禁针、禁灸等。凡有关针灸学术中的重要问题,均一一论及。有一定的指导意义,历来被认为是针灸学的一篇重要文献。
    窦汉卿(公元1195-1280年),名杰,后改名默,字子声,广平肥乡(今河北省广平县西北)人,金代杰出的针灸学家。窦氏曾著有《针经指南》、《指迷赋》、《铜人针经密语》等著作,现在可以确定出自他的手笔的仅《标幽赋》和《通玄指要赋》两篇。本赋选自《针灸四书》。 
(原文)
    拯救之法,妙用者针。察岁时于天道,定形气于予心。春夏瘦而刺浅,秋冬肥而刺深。不穷经络阴阳,多逢刺禁;既论脏腑虚实,须向经寻。
    原夫起自中焦,水初下漏,太阴为始,至厥阴而方终;穴出云门,抵期门而最后。正经十二,别络走三百余支;正侧偃伏,气血有六百余侯。手足三阳,手走头而头走足;手足三阴,足走腹而胸走手。
    要识迎随,须明逆顺;况乎阴阳气血,多少为最。厥阴太阳,少气多血;太阴少阴,少血多气;而又气多血少者,少阳之分;气盛血多者,阳明之位。先详多少之宜,次察应至之气,轻滑慢而未来,沉涩紧而已至。既至也,量寒热而留疾;未至者,据虚实而候气。气之至也,如鱼吞钩饵之浮沉;气未至也,如闲处幽堂之深邃。气速至而效速,气迟至而不治。
    观夫九针之法,毫针最微,七星可应,众穴主持。本形金也,有蠲邪扶正之道;短长水也,有决疑开滞之机。定刺象木,或斜或正;口藏比火,进阳补赢。循机扪而可塞以象土,实应五行而可知。然是一寸六分,包含妙理;虽细桢于毫发,同贯多岐。可平五脏之寒热,能调六腑之虚实。拘挛闭塞,遣入邪而去矣;寒热痛痹,开四关而已之。凡刺者,使本神朝而后入;既刺也,使本神定而气随。神不朝而勿刺,神已定而可施。定脚处,取气血为主意;下手处,认水木是根基;天地人三才也,涌泉同璇机百会;上中下三部也,大包与天枢地机。阳跷阳维并督脉,主肩背腰腿在表之病;阴跷阴维任带冲,去心腹胁肋在里之疑。二陵二跷二交,似续而交五大;两间两商两井,相依而列两支。
    足见取穴之法,必有分寸;先审自意,次观肉分。或伸屈而得之,或平直而安定。在阳部筋骨之侧,陷下为真;在阴分郄腘之间,动脉相应。取穴用一穴而必端;取三经用一经而可正。头部与肩部详分,督脉与任脉异定。明标与本,论刺深刺浅之经;住痛移疼,取相交相贯之经。岂不闻脏腑病,而求六海俞募之微,经络滞,而求原别交会之道。更穷四根三结,依标本而刺无不痊;但用八法五门分主经络十二原,是为枢要。一日取六十六穴之法,方见幽微;一时取一十二经之原,始知要妙。
    原夫补泻之法,非呼吸而在手指;速效之功,要交正而识本经。交经缪刺,左有病而在右畔取,泻络远针,头有病而脚上针。巨刺与缪刺各异;微针与妙刺相通。观部分而知经络之虚实,视沉浮而辨脏腑之寒温。
    且夫先令针耀,而虑针损;次藏口内而欲针温。目无外观,手如握虎;心无内慕,如待贵人。左手重而多按,欲令气散;右手轻而徐入,不痛之刺因。空心恐怯,直立侧而多晕;背目沉掐,坐卧平而没昏。
    推于十干十变,知孔穴之开阖;论其五行五脏,察日时之旺衰)。伏如横弩,应若发机。阴交阳别,而定血晕;阴跷阴维,而下胎衣。痹厥偏枯,迎随俾经络接续;漏崩带下,温补使气血依归。静以久留,停针待之。必准者,取照海治喉中之闭塞;端的处,用大钟治心内之呆痴。
    大抵疼痛实泻,痒麻虚补。体重节痛而俞居,心下痞满而井主。心胀咽痛,针太冲而必除;脾冷胃疼,泻公孙而立愈。胸满腹痛刺内关,胁疼肋痛针飞虎。筋挛骨痛而补魂门;体热劳嗽而泻魄户。头风头痛,刺申脉与金门;眼痒眼痛,泻光明与地五泻阴郄止盗汗,治小儿骨蒸,刺偏历利小便,医大人水蛊。中风环跳而宜刺,虚损天枢而可取。
    由是午前卯后,太阴生而疾温;离左酉南,月死朔而速冷。循扪弹怒,留吸母而坚长,爪下伸提,疾呼子而嘘短。动退空歇,迎夺而泻凉;推内进搓,随济左而补暖。
    慎之!大患危疾,色脉不顺而莫针;寒热风阴,饥饱醉劳而切忌。望不补而晦不泻,弦不夺而朔不济。精其心而穷其法,无灸艾而坏其皮;正其理而求其原,免投针而失其位。避灸处而加四肢,四十有九;禁刺处而除六俞,二十有二。
    抑又闻高皇抱疾未瘥,李氏刺巨阙而得苏;太子暴死为厥,越人针维会而复醒。肩井曲池,甄权刺臂痛而复射;悬钟环跳,华佗刺跛足而立行。秋夫针腰俞,而鬼免沉疴;王纂针交俞而妖精立出。刺肝俞与门使瞽士视秋毫之末;刺少阳与交别,俾聋夫听夏蚋之声。
    嗟夫!去圣逾远,此道渐坠。或不得意而散其学,或愆其能而犯禁忌。愚庸智浅,难契于玄言;至道渊深,得之者有几?偶述斯言,不敢示诸明达焉,庶几乎童之蒙心启。